首页 »

“特普会”到底发生了什么?蓬佩奥到国会“过堂”将吐露真相?

2019/10/10 0:01:50

“特普会”到底发生了什么?蓬佩奥到国会“过堂”将吐露真相?

赫尔辛基峰会已过去一周有余,但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两小时的“密谈”中究竟谈了些什么,至今仍是谜。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三将赴国会听证,就美俄峰会等议题接受质询,他对真相知之多少?届时会否吐露?

 

知情者很少

 

迄今为止,关于“特普会”发生了什么,只有俄罗斯提供的版本。

 

根据俄罗斯驻美大使安纳托利·安东诺夫的说法,两国总统在赫尔辛基会议上达成了“重要的口头协议”,包括保留第三阶段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中导条约,以及一些主要的双边军控条约。他还说,普京就两国如何在叙利亚问题上进行合作,向华盛顿提出了“具体而有趣的建议”。

 

相比俄方的开诚布公,美方却至今秘而不宣。要么在“灭火”:特朗普否认俄方所说的与普京讨论了乌克兰东部举行全民公投的可能性;他把外界对“特普会”的负面评论一概斥为假新闻,在推特上坚称自己在会谈中没有放弃任何东西。要么在“打脸”:在俄罗斯是否干预美大选一事上,特朗普一再改口,不断自我否定。

 

种种澄清辩解的做法让美方情报人员担心,特朗普是否在克里米亚、叙利亚、伊朗和核武器等问题上做出违背美国利益的承诺,或者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甚至作出一些让步。

 

事实上,在美国政府内部,了解“特普会”内幕的人恐怕也寥寥无几,就连国家情报总监科茨都说不知情。

 

对这次赫尔辛基峰会,美国情报机构感到很憋屈。据美国媒体报道,峰会的一个细节引起情报机构的警觉,在会谈现场,普京随身带了一本便笺簿和一支笔。中央情报局前局长约翰·布伦南说,俄罗斯人很有可能秘密记下了所有会谈内容。但与此同时,特朗普却坚决不让任何人做记录。

 

据美国“政客”新闻网报道,在赫尔辛基峰会上,特朗普是否允许动用特殊搜集服务处(SCS)的力量来收集机密情报目前还是谜。特殊搜集服务处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和中央情报局的超级特工团队,专门负责窃听通讯。作家詹姆斯·班福德写有四本专著,讲述美国安局如何运作。在他看来,特朗普不喜欢这种情报收集方式,国安局很难获得总统授权,因为这样会把美国总统也当成窃听对象。

 

盘问蓬佩奥

 

假设在没有音频、视频或文字记录的情况下,美方这边知晓“特普会”真相的人只有特朗普和他的翻译玛丽娜·格罗斯。此前,不少议员还要求格罗斯到国会接受听证,但最终未果。

 

那么,对于赫尔辛基峰会,特朗普是否完全依靠记忆或者暗中也做了笔记?对此,白宫发言人桑德斯没有直接回答。她说,峰会后,总统与国家安全团队进行了会晤和磋商。但她拒绝透露商谈细节。

 

《今日美国报》认为,如果还有哪位美国官员知道“特普会”发生了什么,那应该只有总统的首席外交官——国务卿蓬佩奥。他在周三出席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听证会,这将是一个探知“特普会”内情的重要信息窗口。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民主党领袖、新泽西州参议员鲍勃·梅内德斯说,“没人知道总统与俄罗斯发生了什么,我期望蓬佩奥能告诉我们真相”。共和党参议员、参院外委会委员杰夫·弗雷克也表示,所有人都渴望听到真相。

 

美国媒体预计,蓬佩奥可能会被“刨根问底”,质询场面一定会很激烈。而以下问题将是揭秘“特普会”的几个关键突破口,蓬佩奥很难逃过盘问。

 

一,就俄罗斯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以及对美国采取黑客入侵行为,特朗普到底付出了多大努力与普京对质?关于这一问题,特朗普在峰会后的矛盾说法,让外界对他在会谈时究竟说了什么产生强烈质疑。

 

二,在叙利亚问题上达成了什么协议?普京表示,双方就叙问题进行了广泛讨论。一名俄罗斯国防官员后来也声称,特朗普同意帮助筹措资金,使那些饱受战争蹂躏的地区得以重建。但美国的政策是,拒绝为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重新占领的地区提供重建援助。如果确如俄方所言,那么,特朗普在会谈中承诺了什么?

 

三,双方是否讨论了乌克兰东部公投一事?莫斯科方面称,两国领导人讨论了亲俄势力在乌克兰地区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未来领导层事宜。但美方否认此事。哪一方的说法是真的?此外,特朗普是否向普京施压,要求其允许联合国维和部队进入乌克兰东部,而这一直受到俄罗斯的抵制。

 

四,是否就延长美俄在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该条约将于2021年到期)达成某种协议?如果特朗普没有搁置前任奥巴马签署的这一协议,自然是大好事。与此同时,特朗普是否在会谈中当面指出俄罗斯违反1987年签署的中导条约?

 

不过,美国媒体对蓬佩奥能“供出”多少峰会细节也不抱太高期望,因为尚不清楚蓬佩奥对“特普会”的情况究竟了解多少。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家安全特别助理杰夫·普雷斯科特说,如果连蓬佩奥都知之甚少,无法解答国会的疑问,那么这是极其反常,也是极其尴尬的事。

 

新保密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对外封锁“特普会”真相的同时,白宫又采取了一项新的保密措施——暂停发布总统与外国领导人的通话内容摘要。尚不清楚这一做法是暂时的还是永久性的,白宫发言人对此事拒绝评论。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4日报道,白宫官员透露,特朗普与外国领导人的通话被其助手称作“执行时间”。过去,特朗普与外国元首通话时,国安顾问都会“作陪”。包括被解职的前国安顾问麦克马斯特以及现任国安顾问博尔顿。但是,此前发生的多次白宫通话泄密事件让特朗普非常恼火,特别是俄大选后与普京通话,他依照国安顾问的指示未祝贺其当选总统一事被媒体曝光更让他怒气冲天。特朗普深刻感觉到在政府内部,尤其是在国家安全领域,有些人正在削弱他的总统权威。于是,特朗普坚决主张,在未来的电话会议中,房间里的人要少之又少。

 

巧合的是,上周举行的“特普会”也遵循了“少之又少”的原则,而这次曝出白宫暂停发布通话摘要消息的时机又正值外界对“特普会”内幕充满猜测和质疑之际。白宫是在酝酿某种全新的“保密”原则?还是为今后特朗普与普京的秘密通话或会谈创造条件?这些疑问都有待时间来解开。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